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QQTZ小说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青春禁岛最新章节

第624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青春禁岛 | 作者:黑岩那根 | 更新时间:2016-10-25 11:25:03
推荐阅读:御美邪圣魔兽剑圣异界纵横神雕之江山美人我的美女后宫超级全能巨星焚天之怒从零开始的火影忍者超级妖精农场修罗天尊末世之红警崛起
    随后两天,我还到来锡山谷四周去转了转,查看一下周围的布防情况。因为申根说了,要为我准备东西的话,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

    这一看,不得了个乖乖的。山谷除了与市区交接的地带,剩下三方都是军营,戒备更森严。什么坦克团、炮团、野战团都有,四处都是暗哨什么的。明面上的防御更是枪炮林立,让人无缝可插似的。不时,还有军用直升机起飞,飞过军营上空和来锡山谷上方,巡逻的架势。

    铁桶般的来锡山谷,强大的防御,让我感觉到有些绝望。一个国家的政治、军事重地,自当如此吧?估计这些情况,连申根也不知道。

    我无从下手,觉得只能从别的思路去入手了。那两天的时间,也就当我在内比都搞了两次郊游吧,景色还真是不错的。

    回到酒店里,我思索一番,想出了个办法来,便决定南下仰光去一趟。不能老让申根驱车往这里跑,还是让他静静准备武器,我亲自去见他好了。

    当即我就给申根打了电话,说我要去仰光看望他。

    他就知道我这边有情况,说行,到了与他联系。

    于是,第二天上午,我便坐车去了仰光,半下午的时候才到达,交通实在是有点烂。

    再回到仰光,不自觉想起许晴晴、黛尔来,那一次的经历,的确太深刻了。妈的,差一点就让人干死了。

    我依旧到了仰光河岸边,找了一处不错的酒店,然后才联系起了申根。

    申根在半个小时后就驱车赶来,到了我的房间里。坐下后,他问我那边什么情况。

    我如实相告,说防守太严密了,在那边真的没法下手。

    他苦笑几声,点点头,说:“康多拉是个老狐狸,的确是不容易击杀的。不如,另外想想办法吧!”

    我说:“办法倒是有一个,但需要你的配合。”

    他眼前一亮,问我什么办法,他一定全力配合。

    我说:“纵然康多拉与他的父亲是决裂的,但如果他父亲病重垂危,想见他一面,你觉得他会来到仰光吗?”

    申根听得喜然,说:“夏冬,这个主意不错啊!纵使父子之间有什么,这父亲命不久矣,当儿子理当回到身边。让我老师生成重病的样子,我还是有把握的,这一点你就交给我吧!相关的环节,全权由我负责。”

    我点点头,说:“如此甚好!不管到时候他康多拉是军车回来,还是军机回来,只要到了医院,我就将宰了他。”

    申根也是信心满满,说只要是离开了来锡山谷,事情就真的容易多了。

    我们密谋了一番之后,申根便兴冲冲的离去了。

    第二天,申根为我送来了一个战略背包,绝对防水的玩意儿,里面有消音微冲、无声手枪和手雷。我真是感激他,说一定要付钱的。

    他有些不好意思道:“夏冬,不用说钱的事了。申甲死了之后,他的房产、酒店是我继承的。当然,那地方在原来的克钦邦,我觉得不好打理,就转手出去了,还卖了百万美元。在股市里面一倒腾,赚的也不少。为你搞这些东西,其实也不吃力的。你知道这城市这么大,而且阴暗面也不少,搞些武器也很便宜的。申甲的钱都是黑暗的,用来做些光明的事情,也算是一种赎罪了。”

    和他接触之后,我倒是知道,申甲不但是民族的罪人,而且真的是罪行不少,什么贩独、组织国内妇女从事某种事情,还都有他的份儿。有时候,还强一些住他店里的漂亮女游客呢!

    当时我还说,阿根啊,要是申甲有你这样的赤子之心,何至于一场悲剧呢?

    他无奈一笑,不再说什么了,然后离开我房间,回去准备给他的老师做病情,随时会通知我。

    我则在酒店里住着,有时还到仰光河边的大道上走一走,看一看,领略一下美景,享受一下风土人情。

    第三天的晚上,我在酒店不远处的健身房里训练完了,洗了澡,换上衣物,准备回酒店休息,申根的电话打到了我手机上。

    我心里一喜,马上就有一种战斗的冲动了。我背起背包,来到外面大街上,接听了电话。

    申根直接给了我一句:“北客,我在梦莎酒吧等你。”

    梦莎酒吧?那不就是我酒店对面仰光河上的酒吧吗?

    我想说什么时,他已经挂掉了电话。这倒是让人费解了,他莫不是出了什么情况?

    我赶到了梦莎酒吧去,那里的环境也不错,酒客们在吃着美食小吃,喝着各式的美酒和饮料,看着台上性感的女歌手,听她唱柔软的情歌,看她暴露的装束。

    我找了找,只见一个申根戴着大墨镜,在角落的卡座里对我招手。

    我径直走过去,见他面前放着人头马,已调好了两杯。坐下来,接过他的烟,点燃,问道:“什么情况?”

    他苦涩一笑,端起酒杯来,对我一举,然后一饮而尽。

    我见状,还是陪他喝了一杯。然后他给我倒上酒,才有些愤然的低声道:“他娘的,夏冬,你估计都没见过这种人。”

    我问哪个?

    他说:“还有谁?不就是康多拉那个王八蛋吗?”

    “哦?他?”

    “嗯。这个混蛋我也真是服了。老师被我搞成脑溢血的垂危情况了,我给康多拉打电话,说了情况,说老师恐怕时间不多了,希望他能赶回仰光医院见老人家最后一面。你猜他怎么说?”

    我听得直皱眉,暗道这种诱敌之计居然也不灵了吗?但我还是道:“他怎么说?”

    申根握着酒杯子,脸上充满了鄙视神情,说:“这个王八蛋竟然说,阿根,谢谢你通知我这样的事情,但我与父亲已经决裂了,他追求平等、自由和平淡,我走的是相反的路,从他将我一棒子打断手臂、撵出家门的时候起,我们就已经是陌路人了,请你转告他,通往天国的路上一路走好,我军务繁忙,就不去相送了。”

    “我曰……”我听得只能如此感叹一声。

    “我也曰啊!这个王八蛋,他确实心肠太硬太狠了。他的大儿子、二儿子,也都一个德性,都在军部任职,都跟他穿一条裤子。”申根苦笑,然后将酒一饮而尽。

    我也干了一杯,深吸了一口烟,才道:“那你老师其他的孩子呢?”

    他说:“哪有其他的孩子?就康多拉一个,还是个无情无义的人。想想老师当年培养这个儿子,真的是吃了很多的苦。那时候勉甸内乱,缺医少穿少食,师娘又死得早,老师都饿出病来了,也得让儿子吃饱。结果呢,还养出一个骄横好胜、贪财好色、喜好钻营的儿子来了。这王八蛋要是在我面前,我不一枪打死他才怪。”

    我看申根确实很义愤的样子,马上安慰他好一阵子,他才平息了下来。

    然后我低声说:“行了。既然如此了,那我们只好想想别的办法来对付这个家伙了。”

    他无奈的看着我,摘了墨镜,揉了揉太阳**,说:“算了,没办法了。”

    就在那时,有一个中等个子的男子走了过来。他戴着眼镜,也挺斯文的样子,大约是三十出头,拿着一个高档的红酒杯,往我们面前一坐,用汉语微笑道:“这不是申根吗?好久不见了啊,同学你还好吗?”

    我看了这家伙一眼,微笑着点了点头。申根愣了一下,马上说:“我的个天!郝洋,居然是你!你咋跑这里来了?”

    当下,申根把这个郝洋跟我介绍了一下,说是他高中时候的同学,这分开也有好些年没见面了。当然,申根对我的介绍是曹北客,是来自国内的朋友。

    郝洋也是挺热情的一个家伙,跟我握了握手,道了声幸会。然后他自我介绍说他大学时候学的是建筑,毕业就去了欧洲留学,后来就职于英国一家设计院。内比都的城市设计和规划就是他们设计院做的。

    申根听得笑笑,说:“老同学,这混得不错呀!”

    郝洋说:“有啥不错的呢,一般吧!原来我一直是做地下排水管网设计项目的,其他的城市规划和房屋是别人的活儿,还他妈有点低人一等的样子。用行里话来说,人家设计厕所马桶以上的部分,咱就只能设计下水道。不过,自从内比都那次恢宏的地下管网系统设计竣工之后,我提主管了,工资涨得不错,手底下管着七个人呢,具体设计也不干了,就监督、审核即可。这不,离开勉甸两年了,我正好休年假,故地重游,过两天还想去内比都看一看呢!”

    我听了他这一番话,眼前突然亮了又亮,一拍申根的肩膀,道:“阿根,咱们的事情,有戏了!”
青春禁岛最新章节http://www.qqtz.com/qingchunjindao/,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神雕之江山美人超级全能巨星从零开始的火影忍者超级妖精农场末世之红警崛起情侠艳史美食之神风流女儿国名门女配十方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