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QQTZ小说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星河贵族最新章节

《星河贵族》 第558章 那么,一定要幸福

星河贵族 | 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 更新时间:2016-10-09 16:10:05
推荐阅读:银狐回到明朝当王爷仙路争锋华夏一品武神春秋我为王抗日之将胆传奇剑灵汉儿不为奴重生在三国
    “雷迪尔先生,请问,经历这么大的事,又曝出了你们为之解围的新南星事件,现在你们林字营,已经让人广为所知了,不知道接下来,你们会怎么样,如果帝国接纳你们这群人的到来,你有什么计划呢?”

    “战争,已经开始了!我经历过战争,手下也有不少因为战争而走上不归路的孩子,青年……如果帝国接纳我们,我们就是帝国的人!林字营从军,将为了这个我们共同保护的帝国,和入侵者作战,请允许我们贡献鲜血和忠诚!为了共同的家园!”

    “实在太让人感动了,无根浮萍的人,终于寻到了家园么……雷迪尔先生,我们很悲痛的提及到这个话题,裘里斯先生在这场袭击中过世……逝者已矣,你们,会如何安葬他呢!”

    “裘里斯的尸体,目前被军方法医部门接收了,等到调查完毕后,我们会寻找一个合适的时候,为他安葬。或许这次不用空贼以往的方式,送入太空,永恒流浪!这次我们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让他长眠于那里!”

    “真是太感人了,不知道到时候,我们是否可以前往瞻仰?他留下的孩子才是最可怜的……我们很多有爱心的民众们,都愿意生出援手,愿意领养这个可爱的小家伙……现在很多人都打来了热线电话,表达了愿意最大程度抚慰那个孩子伤痛的愿望……”

    “这里面有年轻漂亮的未婚单身女性吗?”

    “呃,这个,这个……”

    “哈哈,开个玩笑……感谢大家,感谢善良的人们……但裘里斯的儿子裘恩格,我相信他的坚强,而且我们是个群体,我们可以安抚他的创伤,如果乍被接到帝国,受到那么多的安慰,这或许对他来说不是好事,人们的好意反倒可能触痛他内心的伤口,自己走出来或许会更好!”

    “真的是,很贴心啊……现在我们的很多留言区里,都对你们林字营大感兴趣……对你个人的战斗流浪旅行生涯,更感兴趣……能不能为我们分享呢……”

    “日后有机会吧,我们有个空间站,那是林字营日常驻扎的地方,大家都对我们感兴趣,并喜欢小裘恩格的话,我们欢迎大家组团前往观摩……而如果要为小裘恩格带些什么慰问品之类,我们也会欢迎笑纳……其实不用那么客气……”

    林海在旁干咳了两声,提醒雷迪尔吃相不要这么难看……说不用那么客气那你笑纳个毛线啊……

    林海从旋翼机下来,却没想到,雷迪尔的人气居然爆棚的高。也有一些记者要过来采访他的,不过却被骑士团的军官们阻隔住了,骑士团出于安全考虑,而国防部那边只怕也对他有要求低调的需求。毕竟如今翎卫头领的藤棘就死在他手上,这件事情,严重点来说还是外交事件。加之先前曝光的江上哲指挥部被他破了,这件事通过国防部的走转公关,终是没有形成巨大的波澜……至少暂时用林字营和袭杀暴动的事情,将民众们的注意力引开了。

    所以未能完全给他特写,倒是他的形象,给人留下的也就是在旋翼机腹舱,数道探照灯照上去的影子,以及一个穿着破旧军服,在镜头远处稍显模糊,颀长的身影。

    所以反倒是公然接受采访的雷迪尔,完全抢下了无数风头,不过他的人气也有铺垫的,毕竟以往就是被誉为“极光”的大空贼,如今以“林字营”的身份洗白,这下更加是让人觉得平添不少传奇色彩,此刻的他俨然通身都带了光环,一时间各大媒体围拢过来,简直众星拱月。

    说起来,空贼被诬陷误会,最后误会解除,对民众们的吸引力还要更高一些。雷迪尔更是完全面对采访,侃侃而谈,给大家大肆介绍林字营三日游,一星期游,纪念品贩售,各类旅游经济的宏伟蓝图,据说还可以携带资金前往参加援助裘恩格小朋友博彩计划。

    这些表露出来的一切林字营前景,让很多电视机前对这个前空贼群体十分感兴趣有探究欲的民众们纷纷心驰神往。

    *******

    “我是星球传媒集团的腾格尔……”

    一个面庞瘦矍,唇边和下巴有稀松胡渣,身着土黄色线绒毛衣的中年男子走上前来,朝林海伸出手来,“也许你对我还比较陌生,但是之于我而言,却此前早就认识你了……我那时是米兰星的星球日报记者……当时,我就是那样看着你,杀向加纳森的……”

    和面前的这个青年握了握手。腾格尔有些唏嘘,那是一双指节很长,但却比普通人还要粗糙一些的手,腾格尔看了不远处正受采访,今日之后知名度爆棚的雷迪尔一眼,目光落到身后已经放下了摄像设备的摄影师,道,“军方交代过了,不能对你过度曝光……但是……还是请你接下来配合我们完成一个拍摄……”

    腾格尔的说着,嘴角朝着一个方向驽了驽。

    林海就那么看到了出现在那里的夏盈。

    她身着简单的连身裙,披着一件外套,很漂亮,触碰到了林海的眼神,点了点头。她身后有不少跟着她过来的人,但此时这些人看着林海,都有一种异样的打量,甚至戒备……大概林海曝出在夏盈的身边,太过突兀。

    夏盈裙角轻摆,裙下高跟红鞋衬起修长的双腿,迈步过来,熟悉而陌生的女子气息就这么渐次接近,她好听的嗓音响起,“民众们会期待你安然无恙的消息,也希望看到我在这里出现……虽然林字营已经曝光,但这之前你在他们心中产生的和空贼合作,隐瞒身份的疏离感,以及一些人心中对你攻破了江上哲指挥所的无法接受,仍然还有一些结,通过这样的方式,或许可以解开……让他们更能从心底接受这一切。”

    然后夏盈便开始侧头对腾格尔道,“摄像机应该摆在那边三点钟位置……要逆光,需要营造场景,”她捋了捋鬓角的秀发,不去看林海,“那种期盼一个人回来的感觉……”

    腾格尔马上对下面的人吩咐下去,“快去做!”

    “那么摄像跟应该从哪个方向……”有工作人员问。

    “侧面就行了,只露他的侧脸,重点在我……”

    林海暂时就被边缘化了。

    他在被营救过来的途中,也大致听说了整个星球电视台曝光林字营的经过,知道夏盈出现在直播间,当着直播,公布了那些内容。他脑海还有刘易斯那等黑大粗汉复述时眉头快飞出脸上的神情,“她是这样说的——牵过了你的手之后,她想她再也无法若无其事的,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牵起别的男人的手了!”

    这样的表态,等同于是站出来,当着民众公布自己的私生活,自己所喜欢的人了。后面的动荡,绝对是可以想见的。

    看着夏盈在那边和星球电视台的来人们说着,有股驾轻就熟的风范随意而发。偶尔她的目光会和这边的林海碰一眼,但都是短短一瞬。仿佛这边兀自站着的林海是个要和她搭伙充作背景男的普通工作人员。

    林海仍然是在这边机械性地站着,星球电视台的人员和夏盈在忙碌,远处雷迪尔在接受那边被围在军方护卫外围的记者们采访,而林海所在的这边因为属于内部,又有数排军人分隔人墙,一时又无人搭理他,倒是让林海乍一看如一个编外人员。

    一时林海也是陷入心情奇特古怪的境地。

    *******

    这个时候,和夏盈一并来的人之中,有一个青年和拦截的军官打了几个招呼,看来也是认识那边将领的,这样身份或许就有些不凡,他走了过来,青年点着一支烟,打燃了火,在林海面前站定,道,“自我介绍一下,鄙人米修斯,是米修家的人……夏盈的好朋友。”

    “米修……”林海结合这个青年竟然和军方来的将领认识,又是这个姓,突然想到帝国有几个为军方开发武器的公司,其中一个,就叫米修。如今看来,这就是那个米修家族的公子了。看着这个来头分量不小的人物,林海忍不住扬了扬眉。

    “我和夏盈认识十几年了,说是她的其中一个青梅竹马也不过分。”男子面目清朗,只是眉头有些细,单眼皮的眼睛有些显窄,气质不见得凌傲,但总有股刻意收敛后的无上自信。

    “我可是喜欢过她,少年时追过她的,只是没追到而已。”

    青年年轻的时候和女孩住一个大院,父亲还没搞这行,只是一个国防部的武器设计师,因为和少女家关系不错,后来少女的父亲官越来越大,米修家也就依托着,开始壮大。

    所以这个青年,算是很有代表性的帝国寒门家族的公子。

    这一脉往上的,国防大臣夏尔德,帝国首相,都是帝国寒门的代表。青年也一直以自己和夏盈同属帝国的寒门而骄傲。

    叫做米修斯的青年男子缓缓道,“在此之前,民众们都在猜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可以攫取这个女孩的芳心。无论怎么设想,这个人都必须要符合一个条件,那就是足以镇压那些所有不服气的人,足以镇压那些所有可能听闻这个消息后出现的各种摩擦反应。夏盈不是一般人,一旦她曝出另一半,或可能引发很夸张的效应,很多仰慕者会因为心中不忿跳起来,挑战者会络绎不绝到来……等闲人,要考虑能不能接的住?”

    “而且,我还要提醒你,夏盈以前是订立了一场婚约的,算是帝国寒门和贵族之间的联合,只是破灭了……但是,那可是一个很可怕的家族……他们是帝国古老而顽固的势力,说出来,或许会吓你一跳……是,圆桌贵族。”

    米修斯看着林海表情没有变化,倒也不足为奇,他似乎见多了故作平静但内心实际波澜汹涌的人,对于一个伯爵小贵族的私生子而言,圆桌家族这个名头,这个等同于活化石的存在,对他们可谓是至高无上的束缚和沉重压下来的山头。

    米修斯其实感觉有些悲哀,在他们这样的寒门人物眼中,帝国的中小贵族这帮群体,其实是一众悲哀的人。没有走上去的可能,或者走上去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自帝国大宪章颁布后,贵族特权已经大大削弱,他们也就是一众被贵族规矩和森严等级压迫,不上不下的可悲群体。

    “哦,是阿萨斯,陈家……”林海开口。

    出乎米修斯意料,林海居然知道这个内幕。他愣了愣,又觉得无所谓了,拍了拍林海的肩膀,“你知道就最好,涉及那种层面,你该明白,自己不该有任何妄想。”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妮子倒是非常叛逆,你也许不知道,当年她大学毕业出来,在下三延星系游历旅行,结果被国防部的星舰降临带走的事情吧……呵……”米修斯看着那头夏盈的侧脸,温和的笑了起来,“她总是这样,让人担心呢……”

    “她或许有时候会有些离经叛道的想法,一些念头,她总会去做,别看她外表很成熟懂事,她心底,其实隐藏着一个小女孩,往往有时候会做些幼稚的事,或者……对某个不合适的人产生好感?”

    看到林海愣了一下,米修斯笑起来,“不过那也仅仅就是好感而已了,你我都知道,她很优秀,她身边总是会接触到很多优秀的男子,这些人对她仰慕的很多,所以她身边并不缺乏优异环绕之辈,偶尔,或许有些另外的想法,就像是山珍海味吃多了的人,会有天喜欢青菜一样。但这只是新鲜,青菜吃上两天,也会腻的。”

    他是夏盈的好友,其实他们这个群体还有很大一帮人,都是突然从今天的电视直播看到这样爆发出来,可以说颠覆他们认知的夏盈直播作证,而惊到的,有些人无法第一时间赶去星河电视台,他却是第一时间去了那里,见到了夏盈,然后随着要做事的她过来了。

    当时看到林海在这边,也知道了他就是夏盈直播中说得那个人,这才过来说这些话。

    “你是个军人,我听说你和空贼联起手来,帮了新南星的一些军官士兵从危险逃脱出来,很不错。值得赞扬,而且,我也不讨厌你,我说的这些,并不是针对你,而是这就是事实……我知道你当初救了夏盈,但你们不适合,她或许对你的情感,只是感恩而已……”

    米修斯看着那边,那个女孩的侧脸在光影照射过来的时候很美,他有些触动,“她或许是一时冲动,但我知道你是聪明人,应该懂我说的这些。明白该怎么做……也不要你怎么,保持距离就是了。她不是你能染指的。说实话,我也不愿看到,她这么努力才走到如今这一步,却会因为今天的这个举动,因为你,像是天使跌落凡尘。你但凡不自私,都不该如此。”

    他对林海有个大致的勾勒,伯爵私生子,骑士团士官,算是军人,新南星那场事件中,和空贼有不清不楚的来往,被人抓到把柄,然后还被袭杀。但这个时候站出来很多人,为他和那群空贼作证洗白,证明他们无罪。这其中还有被他阴差阳错救过的夏盈。但也就是这样了,一帮对军方有恩的人,就是为了当年新南星第二军事基地被救出的全体军官,军方也会对他们客气些,但这些不过是态度上面的。从实际地位来说,这个青年不会有什么太高的地位。就算听闻过江上哲此次军演失败和他有关,但米修斯和大部分听到这个消息的人一样,这个年轻的士官不过适逢其会,成了抹黑江上哲的无妄之灾罢了。

    “癞蛤蟆不应该去想吃天鹅肉么……我懂。”

    出乎意料,面对他的这番话,林海咧咧嘴,笑了笑。不愠不怒。没有丝毫火气。

    原本考虑到林海反弹,甚至都考虑好如何面对,用什么样的姿态,或是需要点居高临下让他认清形势的想法,此时却被林海这话弄得愣了愣,才道,“我可没这么说,但你懂这类意思……就最好不过了。”

    他心情竟然大为好过起来。

    这个时候,夏盈已经走了过来。朝他们微惑的看来一眼。

    似乎感受到她目光的压力,米修斯打了个哈哈,又做出个“你懂的!”表情,拍了拍林海肩膀,这才朝外围走出去。

    夏盈一度朝林海投来个眼神,内里有乍现陡逝的狐疑,但片刻后,腾格尔走了过来。

    “我要怎么做?”林海问。

    腾格尔指了指一个方向,“你做成刚抵达的样子,不需要做任何事……我们都安排好了……”

    场景布置好,这边,灯光打起,照射在林海身上,让他看不清楚面目,只有一个身影……摄像机只在他的身影停留了短暂的时刻,就移到了另一边的夏盈身上,那是一个特写。

    女孩看着男子那边,俨然,已经是美目深注。

    她的发丝被风吹得有些乱有些散,但细细的发丝后透出来的,是一张素然的,柔润的双唇轻抿着,柔弱中又有一股令人心痛坚韧的面容。

    她没有说半句话,但此刻通过直播,所有人都你能感觉到,这个女子,对那个青年安然无恙归来的企盼,以及心中深深牵挂的释然。那是很深刻的情感,足以让很多人事后将这个令无数人眼红感动的画面,作为截图或者海报,永久的留存下来。

    远远的那边,看到逆光站着只看清一道身影的林海,一男一女的相隔,女子的凝望。回忆林海之前一直不咸不淡,气定神闲的模样,米修斯突然想到些什么,表情,竟然就那么凝固了——

    如果,那个青年,并不是他所想象的,有自知之明,懦弱软弱,被他所言吓到了的性格和模样。如果并不是这样的,如果这一切,都不过是他米修斯的一厢情愿……

    ——又会是怎么样?

    他心中就像是之前筑起了这种看法的轮廓,像是在沙滩构筑了沙堡,有条有理的建设起来,此刻却仿佛被无数的古怪生物,奔踏而过,将这些摧毁的面目全非!

    *******

    “这里是星球电视台,我们现在在皇家青年骑士团基地之外,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林海的安然归来!是的,他安然返回,我们的祈祷,对这位士官的祈祷,终于得到了回报!我不知道多少人在看着这一幕,他们经历了误解,暴动,暗杀……今天,只是普通的星期五,但这个年轻人和他的林字营朋友们来说,今天或许是一个黑暗而漫长的星期五……今天有他们的朋友死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再也没有了爸爸……很多人们此前呼喊着要处死他们……但好在,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是有公道和正义存在的……”

    “大家,所有为之一起努力的大家,让我们看到了公道的存在……得以让这些孩子的父亲,恋人的伴侣,生死与共的同伴,安然归来,这一刻他们或许不需要荣誉,需要的……只是长伴友人亲人爱人的身旁,因为,生命是那么的脆弱,不注意,就那么转瞬即逝……”

    腾格尔的声音,从直播里传来,催动很多人眼眶湿润了,“这个世界是残酷的,但终究是温馨的,战争教会我们如何去爱去恨,教会我们如何珍惜生命,面对生死!今天,在这里承受无穷无尽误解苛责的,只是一小群人,但他们教会了我们,如何坚持自我,如何坚韧的奋战,或者挣扎生存。这也是我想对大家所说的,未来,或许我们还将面临更艰难的时刻,那是残酷的战争,亲人的死亡……但大家,一定要相信一件事……那就是——希望!”

    “于逆境中求取生存的希望!于萌芽中拔节生长的希望!于废墟中,埋葬亲人朋友爱人,重新站起来的……那股希望!”

    画面定格在夏盈的面容上。她的美眸倒映着青年的身影。

    这一刻,就连心存妒忌认为那个骑士团准士官何德何能拥有这么一个女子倾心的人们,也忍不住为她祝福。为这对或许不相称,但敢于公布,敢爱敢恨的年轻情侣而祝福。

    她一定要幸福。

    这是很多人,在这一刻忍着热泪,心中的想法。或许这已经不单指夏盈,还有这所有很多像她这样勇敢凝望属于她们的男孩的女子,以及这片被战火蹂躏的帝国土地母亲,不管未来怎样……

    请一定要幸福。

    因为,这是人们,共同的愿望。

    *******

    在战地医院病房里,楼良宇,兰洛,佘清舒,伊万罗孚等一干人,就这么盯着病房里的光幕,说不出话来。他们,似乎感受到了一种奇特的力量,当然楼良宇等人,还是免不了,对夏盈此刻曝出来的另一半是林海,而震惊震撼,心绪一团乱麻,恐怕需要好长时间,才能梳理干净。但他们再看林海的时候,结合军演的一切,恐怕,已经是另一种彻底改头换面的目光和表情了……

    这边,兰德家族的庄园里。陆铭的声音爆发出来,“她没你漂亮!”停顿了一下,他继续爆发,“行了吧?”

    实在是他受不了旁边的小魔女陆曼娜,不停对他的那番连珠炮询问,“她哪里漂亮?胸大吗,屁股大吗?比我漂亮吗?堂哥你怎么一瞬不眨盯着她啊!到底是她漂亮还是我漂亮啊……你说啊!你们这些男人啊,真一个帝国偶像,连你兰德家族继承人都掉眼珠了,那林海还不知道怎么样呢,飘飘然了吧?呵,救过她,救过她……她怎么能说出那些话……这女人心机很深啊……话说到底是她漂亮还是我漂亮,你这种迟疑算什么?哎……”

    雪初晴公司之中,马盖先,丁小布,狄更斯,以及一干公司元老,都聚集在光幕前,紧紧的盯着这一刻,片刻后,不知是谁叹道,“老板,太酷了……”丁小布环顾四周,然后道,“这样的关键时刻,老板安然无恙归来,晴冬姐怎么能不在……”

    此刻的雪初晴公司大楼最高层,是李晴冬的个人卧室,这里再不是以往的雪初晴公司了,这栋新大楼一应现代化俱全,甚至李晴冬最高层的卧室,有简约但先进的一切设施,甚至还有个可以看夜景的室内恒温泳池。

    李晴冬也再不是以往机修工的打扮,她似乎正游了泳出来,披着一件浴巾,亚麻头发湿漉漉的,身为雪初晴公司的老板,但此时眉眼仍然有邻家女孩的几分模样,身后的宽阔柔软沙发将她姣好而蕴含青春活力的身体包裹进去,但她此时双脚并拢,脚丫踩在沙发上,浴巾裹着身体,面对着正前方的光幕,她手抬起,捂住了红红的眼睛,埋下头去,声音,从湿润散发着热气的头发里传来,“你安全,真好……但是,很感人啊……”

    “真的,很讨厌啊……”

    在另一边,首都星有几千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是一座城市,而唯独有个区域,整个区域,都只是一座城堡和它的花园,这里是温莎堡。

    温莎堡外面,馨宁的皇家花园,湖泊边的苜蓿草迎风此起彼伏,碎楹花飘舞,映着夜光,将整个湖岸染成紫楹纷落。

    站在城堡阳台的诺兰,手扶在扶手上,透过阳台俯瞰外面的色彩斑斓。

    她身后房间大厅里的光幕,正播放着腾格尔的直播。那个女子和男子。

    她的旁边,一个老者道,“殿下,特斯林将军已经照您的吩咐,在骑士团前进行了那场迎接,如此,让军方内部那些犹豫派,此刻也不得不做出安排了。他们之前还碍于林字营的身份,不愿接收,在殿下的安排下,已经骑虎难下,由不得他们不承认了。不过会有个过渡期,倒是可以直接让他们承认林海和林字营做出的功绩……”

    这场林字营的曝光,军方这边,虽然记情,但从军政层面来上说,军方内部的很多高层,是不愿意看到林字营出风头的。

    不为其他,就是当年新南星事件,其实是关系很多方面的奇耻大辱。帝国调查局的拖延,导致将军事基地拖入危机中,而巡弋舰队,竟然没能及时赶到,让西庞的驱逐舰为非作歹,霸道部队横行无忌。这些真要论起来,第一舰队,第三舰队都脱不了关系,军方陆军部门,也会有人牵连进来。第一舰队的陈家,第三舰队的李家,都不可能承认这种失误,以及他们脸上的抹黑。

    所以面对林海林字营当年解围的事情,等同于扯下了一些人遮羞布,会让他们恼羞成怒的。

    当然,这件事,由诺兰出面做了。那些势力,暂时还不敢说什么。

    而且,针对清洗翎卫的暴动也在这个夜里进行,这件事还要进行下细处理,马关星翎卫实力强大,若稍不注意,极有可能让帝国在此西庞入侵时,腹背受敌。当然诺兰在做这样的事,也事先和国防部那边规划了相应的计划。

    那老者眼神里流露了丝心疼的看着身旁这个绝美的女孩,道,“只是殿下……你为他做了这些,他……知道吗?”

    老者的身后,是夏盈的面庞出现在光屏上,那仿佛是在昭告,那个男人,属于她了。

    “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呢?”

    诺兰转过螓首来,依然是老者记忆中的那副俏皮的样子,“我可是风中少女,是不会为这些儿女情长束缚的女子啊……我的心胸,是星辰和大海!”

    “他是我身边,生命里出现过的人……但女皇奶奶说过,不是生命中出现过的每一个人,都可以陪你走过这一生,走到最后的。”

    停顿了一下,女子的黑色眼瞳,轻轻颤了颤,很认真而虔诚的问道,“我真的可以,让帝国无数的人安定平稳,消除战祸……将这个帝国,人们的生活,带到更好的方向吗?真的可以,代替女皇奶奶,为后代无数人,为星河千亿子民……守护这个帝国吗?”

    老者郑而重之弓腰半跪,手抚膝前,“殿下,是的,您可以的!对于您的能力和责任,以及所能托付帝国的未来,老朽,从不曾怀疑过!我们……是如此的坚信着啊!想必,女皇大人,也是这样坚定认为的吧!这是您的责任,您的使命,同样,也是加之在您身上的,诅咒啊!”

    “嗯!”女子似吐出一口气,凝重的点点头,转过身去,她的纤长身姿在夜色里茕然,那对美目,落在了旷大的苍穹之上,望着那些遥远的似海繁星,嘴唇翕启,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呢喃呓语,道。

    “那么……请你一定要幸福。”

    =============================

    这章是大章,八千字。

    最后,一直不停循环播放那首陈晓东的,《比我幸福》。

    求个票!

    大家,晚安。此时却被林海这话弄得愣了愣,才道,“我可没这么说,但你懂这类意思……就最好不过了。”

    他心情竟然大为好过起来。

    这个时候,夏盈已经走了过来。朝他们微惑的看来一眼。

    似乎感受到她目光的压力,米修斯打了个哈哈,又做出个“你懂的!”表情,拍了拍林海肩膀,这才朝外围走出去。

    夏盈一度朝林海投来个眼神,内里有乍现陡逝的狐疑,但片刻后,腾格尔走了过来。

    “我要怎么做?”林海问。

    腾格尔指了指一个方向,“你做成刚抵达的样子,不需要做任何事……我们都安排好了……”

    场景布置好,这边,灯光打起,照射在林海身上,让他看不清楚面目,只有一个身影……摄像机只在他的身影停留了短暂的时刻,就移到了另一边的夏盈身上,那是一个特写。

    女孩看着男子那边,俨然,已经是美目深注。

    她的发丝被风吹得有些乱有些散,但细细的发丝后透出来的,是一张素然的,柔润的双唇轻抿着,柔弱中又有一股令人心痛坚韧的面容。

    她没有说半句话,但此刻通过直播,所有人都你能感觉到,这个女子,对那个青年安然无恙归来的企盼,以及心中深深牵挂的释然。那是很深刻的情感,足以让很多人事后将这个令无数人眼红感动的画面,作为截图或者海报,永久的留存下来。

    远远的那边,看到逆光站着只看清一道身影的林海,一男一女的相隔,女子的凝望。回忆林海之前一直不咸不淡,气定神闲的模样,米修斯突然想到些什么,表情,竟然就那么凝固了——

    如果,那个青年,并不是他所想象的,有自知之明,懦弱软弱,被他所言吓到了的性格和模样。如果并不是这样的,如果这一切,都不过是他米修斯的一厢情愿……

    ——又会是怎么样?

    他心中就像是之前筑起了这种看法的轮廓,像是在沙滩构筑了沙堡,有条有理的建设起来,此刻却仿佛被无数的古怪生物,奔踏而过,将这些摧毁的面目全非!

    *******

    “这里是星球电视台,我们现在在皇家青年骑士团基地之外,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林海的安然归来!是的,他安然返回,我们的祈祷,对这位士官的祈祷,终于得到了回报!我不知道多少人在看着这一幕,他们经历了误解,暴动,暗杀……今天,只是普通的星期五,但这个年轻人和他的林字营朋友们来说,今天或许是一个黑暗而漫长的星期五……今天有他们的朋友死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再也没有了爸爸……很多人们此前呼喊着要处死他们……但好在,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是有公道和正义存在的……”

    “大家,所有为之一起努力的大家,让我们看到了公道的存在……得以让这些孩子的父亲,恋人的伴侣,生死与共的同伴,安然归来,这一刻他们或许不需要荣誉,需要的……只是长伴友人亲人爱人的身旁,因为,生命是那么的脆弱,不注意,就那么转瞬即逝……”

    腾格尔的声音,从直播里传来,催动很多人眼眶湿润了,“这个世界是残酷的,但终究是温馨的,战争教会我们如何去爱去恨,教会我们如何珍惜生命,面对生死!今天,在这里承受无穷无尽误解苛责的,只是一小群人,但他们教会了我们,如何坚持自我,如何坚韧的奋战,或者挣扎生存。这也是我想对大家所说的,未来,或许我们还将面临更艰难的时刻,那是残酷的战争,亲人的死亡……但大家,一定要相信一件事……那就是——希望!”

    “于逆境中求取生存的希望!于萌芽中拔节生长的希望!于废墟中,埋葬亲人朋友爱人,重新站起来的……那股希望!”

    画面定格在夏盈的面容上。她的美眸倒映着青年的身影。

    这一刻,就连心存妒忌认为那个骑士团准士官何德何能拥有这么一个女子倾心的人们,也忍不住为她祝福。为这对或许不相称,但敢于公布,敢爱敢恨的年轻情侣而祝福。

    她一定要幸福。

    这是很多人,在这一刻忍着热泪,心中的想法。或许这已经不单指夏盈,还有这所有很多像她这样勇敢凝望属于她们的男孩的女子,以及这片被战火蹂躏的帝国土地母亲,不管未来怎样……

    请一定要幸福。

    因为,这是人们,共同的愿望。

    *******

    在战地医院病房里,楼良宇,兰洛,佘清舒,伊万罗孚等一干人,就这么盯着病房里的光幕,说不出话来。他们,似乎感受到了一种奇特的力量,当然楼良宇等人,还是免不了,对夏盈此刻曝出来的另一半是林海,而震惊震撼,心绪一团乱麻,恐怕需要好长时间,才能梳理干净。但他们再看林海的时候,结合军演的一切,恐怕,已经是另一种彻底改头换面的目光和表情了……

    这边,兰德家族的庄园里。陆铭的声音爆发出来,“她没你漂亮!”停顿了一下,他继续爆发,“行了吧?”

    实在是他受不了旁边的小魔女陆曼娜,不停对他的那番连珠炮询问,“她哪里漂亮?胸大吗,屁股大吗?比我漂亮吗?堂哥你怎么一瞬不眨盯着她啊!到底是她漂亮还是我漂亮啊……你说啊!你们这些男人啊,真一个帝国偶像,连你兰德家族继承人都掉眼珠了,那林海还不知道怎么样呢,飘飘然了吧?呵,救过她,救过她……她怎么能说出那些话……这女人心机很深啊……话说到底是她漂亮还是我漂亮,你这种迟疑算什么?哎……”

    雪初晴公司之中,马盖先,丁小布,狄更斯,以及一干公司元老,都聚集在光幕前,紧紧的盯着这一刻,片刻后,不知是谁叹道,“老板,太酷了……”丁小布环顾四周,然后道,“这样的关键时刻,老板安然无恙归来,晴冬姐怎么能不在……”

    此刻的雪初晴公司大楼最高层,是李晴冬的个人卧室,这里再不是以往的雪初晴公司了,这栋新大楼一应现代化俱全,甚至李晴冬最高层的卧室,有简约但先进的一切设施,甚至还有个可以看夜景的室内恒温泳池。

    李晴冬也再不是以往机修工的打扮,她似乎正游了泳出来,披着一件浴巾,亚麻头发湿漉漉的,身为雪初晴公司的老板,但此时眉眼仍然有邻家女孩的几分模样,身后的宽阔柔软沙发将她姣好而蕴含青春活力的身体包裹进去,但她此时双脚并拢,脚丫踩在沙发上,浴巾裹着身体,面对着正前方的光幕,她手抬起,捂住了红红的眼睛,埋下头去,声音,从湿润散发着热气的头发里传来,“你安全,真好……但是,很感人啊……”

    “真的,很讨厌啊……”

    在另一边,首都星有几千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是一座城市,而唯独有个区域,整个区域,都只是一座城堡和它的花园,这里是温莎堡。

    温莎堡外面,馨宁的皇家花园,湖泊边的苜蓿草迎风此起彼伏,碎楹花飘舞,映着夜光,将整个湖岸染成紫楹纷落。

    站在城堡阳台的诺兰,手扶在扶手上,透过阳台俯瞰外面的色彩斑斓。

    她身后房间大厅里的光幕,正播放着腾格尔的直播。那个女子和男子。

    她的旁边,一个老者道,“殿下,特斯林将军已经照您的吩咐,在骑士团前进行了那场迎接,如此,让军方内部那些犹豫派,此刻也不得不做出安排了。他们之前还碍于林字营的身份,不愿接收,在殿下的安排下,已经骑虎难下,由不得他们不承认了。不过会有个过渡期,倒是可以直接让他们承认林海和林字营做出的功绩……”

    这场林字营的曝光,军方这边,虽然记情,但从军政层面来上说,军方内部的很多高层,是不愿意看到林字营出风头的。

    不为其他,就是当年新南星事件,其实是关系很多方面的奇耻大辱。帝国调查局的拖延,导致将军事基地拖入危机中,而巡弋舰队,竟然没能及时赶到,让西庞的驱逐舰为非作歹,霸道部队横行无忌。这些真要论起来,第一舰队,第三舰队都脱不了关系,军方陆军部门,也会有人牵连进来。第一舰队的陈家,第三舰队的李家,都不可能承认这种失误,以及他们脸上的抹黑。

    所以面对林海林字营当年解围的事情,等同于扯下了一些人遮羞布,会让他们恼羞成怒的。

    当然,这件事,由诺兰出面做了。那些势力,暂时还不敢说什么。

    而且,针对清洗翎卫的暴动也在这个夜里进行,这件事还要进行下细处理,马关星翎卫实力强大,若稍不注意,极有可能让帝国在此西庞入侵时,腹背受敌。当然诺兰在做这样的事,也事先和国防部那边规划了相应的计划。

    那老者眼神里流露了丝心疼的看着身旁这个绝美的女孩,道,“只是殿下……你为他做了这些,他……知道吗?”

    老者的身后,是夏盈的面庞出现在光屏上,那仿佛是在昭告,那个男人,属于她了。

    “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呢?”

    诺兰转过螓首来,依然是老者记忆中的那副俏皮的样子,“我可是风中少女,是不会为这些儿女情长束缚的女子啊……我的心胸,是星辰和大海!”

    “他是我身边,生命里出现过的人……但女皇奶奶说过,不是生命中出现过的每一个人,都可以陪你走过这一生,走到最后的。”

    停顿了一下,女子的黑色眼瞳,轻轻颤了颤,很认真而虔诚的问道,“我真的可以,让帝国无数的人安定平稳,消除战祸……将这个帝国,人们的生活,带到更好的方向吗?真的可以,代替女皇奶奶,为后代无数人,为星河千亿子民……守护这个帝国吗?”

    老者郑而重之弓腰半跪,手抚膝前,“殿下,是的,您可以的!对于您的能力和责任,以及所能托付帝国的未来,老朽,从不曾怀疑过!我们……是如此的坚信着啊!想必,女皇大人,也是这样坚定认为的吧!这是您的责任,您的使命,同样,也是加之在您身上的,诅咒啊!”

    “嗯!”女子似吐出一口气,凝重的点点头,转过身去,她的纤长身姿在夜色里茕然,那对美目,落在了旷大的苍穹之上,望着那些遥远的似海繁星,嘴唇翕启,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呢喃呓语,道。

    “那么……请你一定要幸福。”

    =============================

    这章是大章,八千字。

    最后,一直不停循环播放那首陈晓东的,《比我幸福》。

    求个票!

    大家,晚安。
星河贵族最新章节http://www.qqtz.com/xingheguiz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仙路争锋春秋我为王重生在三国剑灵一品武神绝世唐门黑铁之堡天下极品狂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