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QQTZ小说网 > 同人网游小说 > 雪中悍刀行最新章节

孤身赴北莽 收官章二 雪中的江湖,有人有始有终

雪中悍刀行 | 作者:烽火戏诸侯 | 更新时间:2016-10-11 23:17:57
推荐阅读:逆战艳香迷醉九龙至尊百炼飞升录都市全能系统傲世丹神丐世神医和表姐同居的日子莽荒纪我的贴身校花
    天才壹秒記住『   qu 】)

    祥符四年。

    幽州胭脂郡很出名,名声之大,连整座中原都有所耳闻,尤其是早年在士子风流的江南道和富甲天下的广陵道,当然更少不得太安城,最是对胭脂郡感兴趣。

    因为胭脂郡的婆姨,尤为水灵,应了那句女子真是水做的,艳而不俗,天然妩媚多情,哪怕是生长在穷乡僻壤的胭脂郡女子,依然别有风韵。

    只不过胭脂郡也有众多不出名的小镇,就其中在一座小县城上,却住着一位曾经登榜胭脂评的佳人。

    裴南苇,本该已经殉情而死的旧靖安王王妃。

    她如今就守着那座不大却拾掇得干干净净的小宅子,她很少出门,养了一笼鸡,然后经常坐在屋檐下,看着那只趾高气昂的老母鸡,带着一只只玲珑可死士,听着伤心孩子的气话,这位名动天下的北凉王,嘴唇微微颤抖,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他一手握拳,另外一只手的手心抵在狭长木刀的粗糙刀柄上。

    这一刻,就算十个位于巅峰时期的拓拔菩萨拦路,就算全天下所有的一品高手都出现此地与他为敌,就算北莽还能有百万铁骑挡在前方。

    徐凤年都毫不畏惧!

    徐凤年依然泪流不止,但是笑意越来越多。

    小地瓜,我找到你了。

    徐凤年长呼出一口气,正要放开手脚大战一场,突然被她扯了扯袖口,他蹲下身,满眼疑惑。

    她抽了抽鼻子,抬起小手,帮他擦掉眼泪。

    徐凤年凝视着他的闺女,在他眼中黝黑黝黑却比世上所有孩子都要漂亮的小地瓜,微笑道:“你没有吹牛哦,你爹徐凤年真的是一个有一百层楼那么高的高手。”

    说完这句话后,天地异象骤起。

    胡笳城。

    除了这座寺庙。

    便是一整座胡笳城。

    一栋栋高楼撕裂飞升,一堵堵石墙被撕裂向上,一棵棵树木拔根破土上浮。

    夹杂有城内全部的兵器。

    几乎所有死物都升入天空。

    然后在这个小屋顶上,他腰佩狭长木刀,小地瓜拎着短小木刀。

    这一对父女啊。

    ————

    幽州边境的倒马关,已经不禁商贾通行。

    有个叫赵右松的孩子,满脸喜庆地一路小跑到集市上,他最近一年就喜欢跟伙伴们一起蹲在那堵小矮墙上,看着他们一支支北凉骑军从此地进进出出,他们那位私塾那位外乡教书先生原本最是严厉了,虽然年纪不大,可比以前那位洪老先生可要更有学问一些,据新先生说他来自中原江南道,先生总喜欢说那边的风土人情,说希望他们这些学生能够去家乡那边负笈游学,说不管是哪里的读书种子,都应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才算不负此生。今天那位严肃的村塾先生竟然喝酒了!满身酒气,醉醺醺的,整座学堂都闻得到,今天的先生摇头晃脑,有趣极了,好几次都差点摔倒,不过最后跟他们说了一句,咱们北凉赢了,终于赢了,不但北

    莽蛮子的南朝尽在我北凉铁蹄之下,两位大悉剔接连主动归降,哈哈,连那北庭草原也要保不住了!

    赵右松今天跑得撒欢飞快,直接把那些同龄人伙伴们给撇在了远远后头。

    他一溜烟跑到那堵黄土矮墙上,蹲在一个早就等候在那里的小姑娘身边,与她窃窃私语,说着今日私塾里的大小趣事。

    那个小姑娘家里,跟他家差不多情况,虽然不是一个村子,但是两人的娘亲关系很好,经常相互走门串户,私塾很多人都笑话他们是订了娃娃亲,赵右松每次都会满脸涨红,但也不愿意否认。

    他又不傻,他本来就很喜欢她嘛,她白白胖胖的,那双眼睛还那么漂亮,水汪汪的,不喜欢才怪呢,那些笑话他最凶最起劲的,其实一样是偷偷喜欢她的,只可惜她只喜欢自己!

    安安静静听赵右松说完后,小姑娘低着头怯生生道:“我娘要嫁人了,那人刚刚上门提亲。”

    赵右松一脸惊讶,然后低声问道:“是不是你们村的那个刘标长?”

    小姑娘使劲点头。

    赵右松重重叹了口气,然后老气横秋地安慰她,“没事,刘标长虽然比你娘亲小五六岁,不过的确是英雄好汉,要不然哪能当上咱们北凉游弩手的标长!我相信他肯定会对你娘亲好的!”

    小姑娘扯了扯他的袖子,在他耳边偷偷说道:“听人说你们那位先生,喜欢你娘亲呢。”

    灯下黑的赵右龄这次是真给震惊到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不会吧?”

    小姑娘有些委屈道:“可我娘也是这么说的啊。”

    赵右松哭丧着脸,“咱们先生是很好,可我一点都不想他当我后爹啊!”

    她疑惑问道:“为啥啊,我娘亲就觉得那位姓张的先生很不错,相貌好,脾气好,还有学问,上次你娘来我家,我娘还劝你娘答应呢。”

    赵右松使劲摇头,“不行不行!我娘亲不能嫁给他的!”

    她皱了皱眉头,然后撅起嘴,有些生气道:“你是不是觉得你娘亲改嫁了,你这种读书人就会丢脸?!”

    其实她啊,是怕他看不上自己,毕竟她的娘亲就是改嫁了啊。

    她娘亲总跟自己说,赵右松那孩子啊,是天底下最金贵的读书人呢,以后肯定会有大出息的,可不能错过。

    赵右松赶紧摆手道:“不是不是,我娘亲要是真喜欢上了谁,我巴不得我娘亲开开心心,可是我知道我娘不喜欢张先生!”

    其实赵右松是说谎了。

    他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娘亲喜欢不喜欢私塾先生,而是这个孩子的心目中,希望自己娘亲如果真愿意嫁人,就嫁给那个人好了。

    不过如果娘亲真喜欢张先生,他也就只能认命了。

    唉,愁啊。

    两个各怀心事的孩子,肩并肩坐在墙头上,一起望着倒马关城门口那边发呆。

    突然赵右松眼前一亮,直接跳下墙头,摔了个狗吃屎也浑不在意,一路狂奔而去,看得小姑娘目瞪口呆,回过神后,她才帮忙拿着他的书袋小心跑下城头。

    赵右松跑向从北往南缓缓而行的那个人,大声喊道:“徐叔叔!”

    那个人等到赵右松跑到跟前后,才笑问道:“右松,怎么这次不喊徐哥哥或是徐公子啦?”

    赵右松咧嘴一笑,眨眼道:“我娘亲教我的,你自己去问她呗?”

    那人愣了愣,一笑置之,说了句我去买肉包子你等会儿。

    在他去铺子买肉包子的时候,赵右松才猛然发现有个小黑炭,不远不近跟在徐叔叔身后,看到自己后,小黑炭朝自己狠狠瞪了眼,还扬起拳头吓唬人。

    跟赵右松青梅竹马的小姑娘来到他身边,气喘吁吁,赵右松赶紧接过书袋,对她笑脸歉意。

    赵右松突然凑过脑袋在小姑娘耳边低声说话,她有些迷糊,但最后还是一路小跑走了。

    小黑炭正是徐念凉,而赵右松嘴里的徐叔叔,便是刚刚从北莽返回幽州的徐凤年了。

    除非是徐凤年这个爹为了赶路,背着小地瓜一路长掠,否则只要是她自己走路,就要故意跟他拉开十几步距离,一副“我保证不跟丢,但我也不跟你亲近”的架势。

    所以进入这座倒马关后,就又是这般光景了,徐凤年无可奈何,硬是半点办法都没有。

    徐凤年买了四只热腾腾的大肉包,递给身边的赵右松后笑问道:“你身边那位小姑娘呢?”

    赵右松嘿嘿笑道:“可能是家里有事吧。”

    徐凤年笑着摇摇头,转身走向那个倔强至极的闺女,后者倒是没有跑开,接过肉包子后,不等徐凤年“慢点吃,小心烫着”说完,她就已经一口迅猛咬下,立即给烫得浑身打了个激灵,看得徐凤年倒抽一口冷气,没

    有废话半点,只是忍住心疼,赶紧转身不看。

    果不其然,只有等到他转身,小丫头才握住大半肉包,吐出舌头,用小手使劲扇风。

    赵右松看得嘴角直抽搐,心想这小黑炭是给饿的,还是有些缺心眼啊?

    早就习惯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徐念凉,很快就瞪大眼眸,对赵右松怒目相向,朝他再次扬起小拳头。

    徐凤年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不许这么无礼。”

    小女孩狠狠撇过头,歪着脑袋狠狠吹了吹肉包溢出的热气和香气,稍等片刻后,双手握住包子,一口两口三口,瞬间就给她啃完了。

    真汉子!

    赵右松翻了个白眼,我惹不起。

    徐凤年又递过去一只肉包子,然后蹲下身,帮她抹去溅在衣服上的油汁。

    赵右松看到这一幕后,有些羡慕,突然又有些心酸,转过头,悄悄抹了抹脸。

    徐念凉看到那个呆头鹅莫名其妙的举动后,翻了个更大的白眼。

    徐凤年虽然没有转头,但是明白大致缘由,对自己闺女柔声道:“小地瓜,不许这样。”

    腰间悬佩有一柄狭长木刀的小黑炭,又一次狠狠转头。

    徐凤年叹了口气,站起身。

    当他转身后,看到了那个善良温柔的女子,许清。

    她有些喘气,有些羞涩,也有些期待和欢喜。

    她没有说话,但是那双干净清澈的眼眸,仿佛在说话。

    赵右松先是朝大功臣的小姑娘眨了眨眼,然后打破沉默局面道:“徐叔叔,我娘刚刚在集市上开了家小布铺子,去看看呗?”

    徐凤年犹豫不决,转头望向小地瓜,刚要打算婉拒。

    曾经在金缕织造局亲手绣过蟒袍的小娘许清,不知为何就直接来到小地瓜身边,蹲下身一把抱起了小女孩,她站起来,然后安静望向徐凤年。

    徐凤年看到手忙脚乱却没有太过挣扎的小地瓜,感到有些好笑,点了点头。

    赵右松和他的青梅竹马在前头带路。

    许清柔声问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黑炭一般的孩子一下子就哭起来,“我叫徐念凉!”

    许清轻声道:“嗯,长得像你爹。”

    小地瓜一边抹眼泪一边摇头道:“我才不像他!我只像我娘!”

    徐凤年有些奇怪小地瓜为何对许清这般亲昵。

    大概是许清那份发自心底的独有温柔,让这个孤苦无依的孩子感到怀念吧。而这个敏感至极的孩子,对于分辨外人的善意恶意,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天赋。

    那一刻,徐凤年瞬间便红了眼,侧过头,轻轻吐出一口气。

    往南走的这一路上,徐凤年可谓是吃足了苦头。

    若是她有丁点儿聊天兴趣的时候。

    “姓徐的!你在北凉那边有几个女人?”

    “我……”

    “哦,这么犹豫,那就是很多了?!啧啧,厉害厉害,不愧是北凉王!”

    “……”

    如果她心情格外不好的时候。

    “姓徐的!”

    “嗯?”

    “信不信我一木刀,把你揍成大猪头?!”

    “爹相信啊。”

    “你根本不信!”

    噼里啪啦,就是几十记木刀。

    他不躲。

    假如她心情稍稍好转的时候。

    “喂,你说的那座清凉山,有没有我家两个那么大?”

    “有,还要再大一些。”

    “你骗人!”

    又是一顿木刀伺候。

    不过比她生气的时候要少一些。

    如果是她难得心情不错的时候。

    “喂,徐凤年。江南是比北凉还要南方的地方?”

    “嗯。”

    “那你见过大海不?就是很大很大的水。”

    “见过啊,不过只见过东海,南海那边没去过,以后咱们一起去?”

    “我一个人去!”

    “那得等你大一些,否则爹不放心。”

    然后徐凤年就又挨打了。

    只有在她心情最好最好的时候,小地瓜才会骑在她爹的脖子上,把小下巴搁在她爹的脑袋上,一言不发,就是轻轻抽着鼻子,可是也不哭出声。

    偶尔两人中途歇息,小地瓜也会独自向北望去,怔怔出神。

    那个时候,男人或者站在她身边,或者坐在她身后,默默无声,不敢说话。

    小地瓜唯一一次嘴角翘起。

    是在他们归途在龙腰州边境地带,遇上一支向北而去的北凉边军,要长驱直入北庭草原的六千徐家铁骑!

    背着她的他停下脚步。

    她主动要求骑在他脖子上,张大眼睛,满脸好奇,使劲望着那支陌生骑军。

    六千边军铁骑,同时翻身下马,在看到那位骑在年轻藩王脖子上的小女孩后,人人神情激动,为首骑将正是战功彪炳的右骑军主帅李彦超,他率先抱拳高声道:“我北凉右骑军!恭迎公主殿下回家!”

    六千人,齐齐抱拳高声道:“北凉右骑军!恭迎公主殿下回家!”

    按照离阳律例,所有藩王之女,只是郡主。

    可是北凉铁骑纵横天下,无敌二十年!何曾在意过中原朝廷的看法?!

    在那之后,小地瓜就很少说话了。

    一直到进入幽州边境倒马关。

    到了位于集市角落的那间小布店,兴许是许清走得急,连店门也没关,已经等了好些客人,生意显然不错,凉莽大战已经落下帷幕,许多边军士卒陆陆续续返回关内,人多了,加上军饷更多,生意自然就好了。小店

    内有男有女七八人,略显拥挤,不过相信那些男人,多半买布是很其次的。

    徐凤年对许清善解人意道:“你先忙,不碍事。”

    许清把小地瓜放下后,弯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许清她眉眼弯弯,轻声道:“小凉,你能不能自己挑块布,我回头帮你做件好看的衣裳。晒得这么黑,可不能挑颜色太花的哦。”

    小女孩做了个鬼脸,蹦蹦跳跳去挑选布料了,一点都不客气,突然想起来,对正走向柜台的女子说道:“我会让姓徐的付钱的!”

    徐凤年笑着点头。

    不过许清笑着摇头道:“这回先送你,不过下次要,可就要给钱了。”

    小地瓜用心想了想,瞥了眼坐在门槛上的徐凤年,孩子没有拒绝。

    大概是徐凤年横空出世的缘故,男子顾客都很快离开了,倒是那些妇人小娘们,愈发舍不得离开。期间小娘许清跟小地瓜心有灵犀地对视一眼。

    当时小地瓜在去摸那些布料之前,两只小手不忘使劲擦了擦袖子。

    徐凤年独自坐在门槛上,单手撑着下巴,始终看着孩子,神色安详,眼神温暖。

    好不容易等到所有客人都离去,小地瓜这才叹了口气,双手摊开,对许清满脸无奈道:“我没喜欢的呀。”

    许清哦了一声,然后走出柜台,去布架那边自顾自挑挑拣拣,最后拿起一幅色彩淡雅的碎花布料,转身对小女孩笑道:“那我就随随便便送你这块布了哦?”

    小地瓜有些脸红。

    徐凤年站起身,轻声道:“银子够的。”

    小地瓜大手一挥,“行吧!”

    许清看了眼门外天色,黄昏时分,望向像是要付钱便离去的徐凤年柔声道:“吃饭再走吧?”

    徐凤年摇了摇头,“算了。”

    小地瓜突然问道:“你那里有炸知了不?嘎嘣脆的那种!”

    许清摇摇头。

    小书生赵右松拍了拍额头,原来是位女侠啊!

    小地瓜又问,“有米饭不?大碗大碗的!”

    许清轻轻点头。

    小地瓜然后拍了拍肚子,“吃饱喝足再上路!”

    关上店门后,赵右松要先送小姑娘回家,于是许清就牵着小地瓜回家,徐凤年只能老老实实站在许清另一侧。

    许清问道:“木刀是你爹送你的?”

    小地瓜轻轻拍了拍那柄狭长木刀,冷哼道:“不是,我自己做的!”

    孩子很快又补充一句,“给我自己做的!才不是送人的!”

    到了那个小院子,许清带着小女孩一起去忙碌晚饭,大概是后者根本就乐意跟她爹待着的缘故。

    徐凤年就坐在院子里的小凳子上,抬头看着天边的夕阳,目不转睛。

    赵右松很快就跑回家,然后跟徐凤年一起发呆。

    喊他们一大一小吃饭的时候,赵右松发现那个小黑炭好像哭过了,可怜兮兮的。

    坐上菜肴丰盛的那张小桌子后,赵右松很快又发现那丫头大口扒饭,下筷如飞,饿死鬼投胎一般。

    徐凤年也没有说话,倒是许清时不时让小闺女吃慢些,不用急。

    等小地瓜吃饱,徐凤年其实才动了没几筷子。

    不知为何,小女孩好像绷紧的弦突然之间就松开了,然后就很明显精神不济,几乎才不情不愿地趴在徐凤年后背上,就闭眼睡去,发出微微鼾声。

    许清一下子就捂住嘴,不让自己吵到那个身世可怜的孩子。

    刚才她们一起准备晚饭,虽然名叫徐念凉的言语不多,可是说起那些孩子自以为很有趣的往事,都让许清感到无比悲伤。

    她虽没有读过书,可是天底下的道理是相通的,她本就是熬日子熬过来的女子,大抵知道世间男女,长大成人之后,如何受苦吃苦挨苦,都没办法怨天尤人了,可一个这么点大的孩子,怎么能够说起那些事情,还会

    觉得有趣,还能说得眉飞色舞?

    她看着轻轻走出屋子的大小两个背影,性子柔弱的她破天荒对他有些怒气:“你就不能让孩子在床上睡一觉吗?!”

    那一刻,男人猛然停下脚步。

    赵右松不知所措,有些害怕。

    最后徐凤年转身回到屋子,动作轻柔把小地瓜交给许清。

    她把孩子抱去自己的屋子,给孩子盖上被子后,站在门口轻声道:“晚上你睡右松那间屋子。”

    徐凤年摇头道:“不用,我去院子里。”

    她欲言又止,最后只是默默转身,去坐在床边。

    徐凤年坐在院子里,赵右松放低声音跟他聊了会儿,就说要去做私塾先生留下的功课了,徐凤年轻声道:“好好读书,以后考取功名,别让你娘失望。”

    孩子使劲点头,然后蹑手蹑脚离去。

    徐凤年一言不发。

    一直坐到夕阳落尽,坐到明月挂空。

    徐凤年想起了很多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有些记忆模糊了,有些记忆依然深刻。

    到了北凉清凉山以后,尤其是少年时的往事,就要清晰很多了,只不过那时候,自己的娘亲已经不在了,只剩下了徐骁一个人。

    徐凤年从头到尾,一动不动。

    只有等到自己当上了父亲,才会明白自己的父亲,当年对自己的那些付出,不管已经付出了多少,永远都不会觉得够了,永远只恨太少。

    我的小地瓜,爹对不起你,但爹真的很爱你。

    也许以后,等到她长大以后,会遇上了心爱的男子,但他这个当爹的,才会仍是不情不愿地把她交出去,希望她幸福一辈子。

    希望自己死后,无法再照顾她的时候,她也一定要继续幸福。

    不知何时,许清走出屋子,坐在他身边。

    徐凤年回过神后立即转头,胡乱潦草地擦了一把脸。

    许清柔声道:“睡得不安稳,浑浑噩噩醒过来好几次,很快又睡过去,有两次哭着问我你在哪里,我跟她说你就在院子里,她才愿意继续睡觉。”

    徐凤年嗯了一声。

    许清低下头,“前面……对不起。”

    徐凤年摇头道:“别多想,我得感谢你才是,真的。”

    徐凤年嗓音沙哑道:“我不知道怎么照顾她……我一直做不好。她只要是不说话的时候,我就会很怕……”

    许清身体前倾弯腰,双手托住下巴,望向院门口那边,“我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孩子越懂事,当爹娘的就会越觉得对不起他们,就越心里亏欠。”

    徐凤年安静听着。

    月光下,她说了很多,一直说到自己眼皮子打架。

    徐凤年转过头,看到小地瓜走到屋门槛,看着他们,然后她一屁股坐下,对自己挥了挥手。

    许清猛然惊醒过来,晃了晃脑袋,顺着徐凤年的视线,发现了小女孩。

    许清站起身,走到小地瓜身边,柔声问道:“怎么不睡了?”

    小女孩也站起来,咧嘴灿烂笑道:“睡得饱饱的了!”

    许清微笑道:“那以后记得来这里玩。”

    小地瓜伸出小拇指,“来,拉钩!”

    许清跟她轻轻拉钩。

    徐凤年笑着蹲下身,等孩子趴在自己背上。

    小地瓜趴在他后背,在徐凤年站起后,她转头对许清扬起手掌,晃了晃,嘿嘿笑道:“拉钩了哦!”

    徐凤年轻声提醒道:“抱紧了。”

    小地瓜冷哼一声。

    徐凤年转头笑了笑,“走了。”

    许清站在门口,点点头。

    两人身影一闪而逝。

    如同一抹长虹向幽州以南掠出近百里后,徐凤年察觉到小地瓜的异样,停下身形,担忧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小地瓜挣扎着离开他的温暖后背,她站在地上,低着头不说话。

    徐凤年单膝跪地蹲在她身前,不知道怎么办。

    她双手猛然捂住眼睛,好像是不敢看她的爹,抽泣道:“对不起,我想娘亲了……对不起……我没有生你的气……就算有,也是只有一点点!小地瓜只是怪自己没用……爹,娘亲让我做的事情,小地瓜很多都没有做

    到……”

    那一刻,徐凤年使劲捂住自己的嘴巴,缓缓低下头。

    这个在太安城钦天监外、在北凉拒北城外,始终不曾退缩半步的男人,怕自己的孩子,会觉得她的爹,不是她心目中的英雄。

    小地瓜放下手,狠狠止住哭,深呼吸一口气,突然双手抱住她爹的脖子,大声说道:“爹!你不许哭!好男儿流血不流泪!”

    ————

    她重新骑在他的脖子上,他这一次缓缓南行。

    “爹,我爷爷奶奶是啥样的?”

    “你爷爷啊,脾气最好,你奶奶呢,最好看。”

    “那你小时候不听话,爷爷打你不?”

    “哈哈,那他可不舍得。”

    “那我以后要是不听话,你会打我不?”

    “我也不舍得。”

    “那以后有坏人欺负小地瓜,你咋办?我是说有很多很多坏人哦,比上次咱们在北边,还要多!多很多!”

    “爹会打得十个拓拔菩萨的爹娘都不认识他们。”

    “嗯?这是啥意思啊?”

    “等你长大以后就懂了。”

    “可我已经长大了啊!”

    “在爹心里,小地瓜一辈子都长不大的。”

    “那如果有女人不喜欢小地瓜,你会不会不要小地瓜?”

    “肯定不会啊。因为爹最喜欢小地瓜。”

    “唉,当年娘亲肯定就是这么被你骗到手的。”

    “……”

    “以后我生气的时候,喊你徐凤年,爹你生气不?”

    “小地瓜,爹这辈子都不会生你的气。”

    “你以后说话不算话,咋办?”

    “你不是有一柄木刀嘛。”

    “也对!以后你还能陪我去屋顶不?还有一起去找那种叫萤火虫的东西不?我们家里有鸡腿不?家里的被子够厚不?”

    “都行!都有!”

    “爹……”

    “嗯?”

    “你不要死,好不好?”

    “……”

    “不要装睡!”

    “好嘞。”

    “爹。”

    “又咋了?”

    “嘿,就是喊喊你呀。”

    ————

    城外,硝烟四起。

    城内,乱象横起。

    要知道,这座城,叫做太安城啊!

    整整两百多年以来,从未有外敌大军攻打过这座离阳京城!

    最让他感到悲哀的是,对方之所以迟迟没有攻破城池,只是因为想要让凉莽战事不至于太早落幕而已!

    赵室天子赵篆,独自坐在那间历代君主都曾在此读书识字的勤勉房,门口只站着那位门下省左散骑常侍,陈少保陈望。

    年轻皇帝坐在自己少年时求学所坐的位置上,抬头望向勤勉房师傅开课授业的地方。

    没人知道这位原本志存高远的年轻君主,内心深处到底是怒火还是悔恨,或是悔恨。

    很奇怪,这位皇帝陛下,从皇子到登基,都没有任何不好的名声,半点都没有,事实上哪怕他不是先帝长子,他的登基称帝,依然十分名正言顺,显得是那么众望所归。

    而在他坐龙椅之后,明明并无半点不妥之处,他有名士雅量,有明君气度,有声望民心,可到最后,一统中原的离阳王朝,老皇帝赵礼,先帝赵惇,传到赵篆手里,又葬送在他手里。

    春秋之中,亡了国的皇帝,有些必须死,有些不用死,前者如昔年大楚姜氏皇帝,后者如旧南唐末代君主。

    虽说这位年轻皇帝属于前者,可赵篆其实并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他只是想在这里想明白一件事,为什么到最后自己会输得无声无息,好像是骤然倒塌的一座高楼,瞬间分崩离析,甚至让人根本来不及补救。

    是雄才伟略的祖父就已经错了?还是赵室基业在父皇手上变得摇摇欲坠?

    背对陈望的皇帝陛下,神色安静。

    陈望突然看到站在廊道尽头的那位“年轻”宦官。

    陈望欲言又止,后者缓缓前行,沿着廊道一直向前,与陈望擦肩而过,继续前行,最终一个拐角,就那么消失了。

    从头到尾,无声无息。

    陈望闭上眼睛,满脸痛苦。

    不知何时,皇后娘娘严东吴姗姗而来,哪怕是到了这一刻,她依然风姿如旧。

    陈望让出门口,作揖行礼。

    严东吴点头还礼后,走入勤勉房,坐在皇帝陛下的身边,沉默不语。

    赵篆转过头,笑道:“你来了啊。”

    严东吴微笑道:“陪陪你。”

    赵篆轻声道:“朕以为卢升象会如吴重轩宋笠那般,眼见形势不妙便投降了之,不料他竟然死战到了最后,麾下京畿大军,十去七八!朕以为胶东王赵睢世子赵翼,会如顾剑棠那般按兵不动,不料父子二人竟然挥师南下,麾下骑军全军战死!朕又以为那位两淮道节度使许拱,会如卢升象赵睢那般战死殉国,不料他在今日让人交给了朕一封密信,他大致是在信上这么说的,‘当今天下,边塞已经没有徐骁,朝中也无张巨鹿。我许拱实在不愿效死尽忠离阳赵室,我两淮仅剩边军精锐,与其在中原版图同室操戈而亡,不如像北凉边军那样,人人向北背南而死。’”

    赵篆竟然轻笑出声,“这位国之砥柱的边关大将,密信上的最后一句话,是‘陛下若不答应,微臣亦无办法’。”

    严东吴眼神凌厉,“祸国贼子!”

    赵篆摇头自嘲道:“不太忠心而已,乱国还算不上,一开始许拱还是打了好些关键胜仗的,否则燕敕王他们都要没脸皮这么演戏下去。这封信,许拱不是给朕看的,其实是给赵炳赵铸父子看的。咱们这位许大将军,用心良苦啊。”

    严东吴咬牙切齿道:“最可恨是陈芝豹!最可耻是顾剑棠!”

    赵篆还是摇头,“陈芝豹的六万步卒和两万精骑,战力再厉害,这位白衣兵圣用兵再出神入化,也不可能彻底阻断隔绝两辽边军的南下,这其中既有顾剑棠不愿耗尽精锐的关系,也有麾下诸多将领不得不藏私的原因。”

    赵篆感叹道:“不管怎么说,陈芝豹确实无愧白衣兵圣的美誉,难怪先帝对他那般推崇青睐。”

    严东吴神情落寞。

    赵篆笑道:“朕应该庆幸陈芝豹没有留在北凉辅佐那个人,否则这个天下不但不输于朕了,还会不姓赵啊!”

    严东吴低下头,摸着自己的肚子。

    赵篆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这位年轻天子流着眼泪,嗓音却无比温柔道:“好好活下去,和孩子一起好好活着,只求平平安安的,一辈子都不要告诉他爹是谁。”

    赵篆好像是在对不存在的人物说道:“你与我赵家数百年香火恩谊,赵篆只求老神仙你带着她,安然离开太安城。”

    不知何处,似在耳畔,又似在天边,响起一声叹息,然后说出一个字,“好。”

    ————

    这一天,离阳皇帝赵篆手捧玉玺,亲自出城请降。

    纳降之人,不是刚刚称帝一旬时光的赵珣,甚至不是燕敕王赵炳,而是世子殿下赵铸!

    ————

    早年赵铸与陈芝豹一行人离别之后,张高峡在山顶上最后对赵铸说的那句话,她果然说到做到了。

    很多年后,在那个祥符年号改为阳嘉的冬天,她已经是离阳新朝的皇后。

    已经改为太平城的京城内,在那座依旧没有改名的武英殿,那名身材修长的青衫男子腰佩凉刀,浑身浴血,缓缓走入大殿。

    身后有一袭白衣,她腰佩春雷绣冬双刀,帮前者守在大殿门口,殿外是黑压压的数千禁卫铁甲。

    已经贵为皇后的她,在那一天仍是仗剑而立,就站在大殿之上,拦在两个男人之间。

    一个是世间身份最尊贵的男人,一个是天下最无敌的男人。

    曾是最要好的兄弟。

    前者要杀后者,只是没有成功而已。

    后者在步入大殿的那一刻,就将那柄凉刀放入刀鞘,这个动作,充满了不加掩饰的浓重嘲讽。

    他的视线越过女子身形,没有说话。

    身穿龙袍的新帝赵铸从龙椅上缓缓起身,一步一步走下台阶,挡在张高峡身前,与那个男人面对面对视。

    张高峡颤声怒斥道:“徐凤年!你难道真要再次天下大乱?!你知道北凉和中原要枉死多少将士百姓吗?!”

    那一袭青衫根本没有理睬这位母仪天下的女子,只是安静望向那一袭龙袍,问道:“为什么?”

    赵铸平静道:“小乞儿想请你喝最好的酒,可皇帝赵铸想永无后患,赵室子弟高枕无忧。就这么简单。”

    那人笑了笑,又问道:“就不能坐下来,喝着酒,好好说?”

    赵铸摇头道:“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我赵铸能穿这件衣服的原因。”

    看到那人伸手握住刀柄,赵铸只是闭上眼睛,纹丝不动,束手待毙。

    张高峡刚要想向前冲出,她被赵铸一把死死攥住手臂。

    脸色苍白的她五指松开,长剑颓然坠地。

    是啊。

    一座京城,数百位高手,整整三万铁甲,都不曾拦住他,她张高峡又如何阻挡?

    她同样闭上眼睛,只是双手都握住了自己男人的手臂。

    不知何时,她仿佛察到皇帝陛下向后踉跄了一下,好似被人一拳锤在胸口。

    她猛然睁眼,转头后只看到赵铸一脸茫然,却毫发无损。

    而那个人收起拳头已经转身离去,轻声道:“以后善待北凉,我会在京城以外的地方看着你的,小乞儿。”

    那个男人和那位白狐儿脸,一掠而逝。

    赵铸低下头,哽咽道:“小乞儿错了,真的错了……”

    除了她,已经无人听。

    ————

    江湖从此去,一蓑烟雨任平生。

    此生转身后,也无风雨也无晴。

    金戈铁马。

    写意风流。

    慷慨激昂。

    波澜壮阔。

    浩然正气。

    书声琅琅。

    珠帘叮咚。

    天下太平。

    ————

    京城外,两骑远行。

    一场鹅毛大雪纷纷落人间。

    白狐儿脸问道:“不后悔?”

    青衫徐凤年微笑道:“只为北凉问心无愧。”

    白狐儿脸满脸怒意,“可是你让我很失望!”

    徐凤年脸色温柔,转头笑问道:“那怎么办?”

    白狐儿脸冷哼一声,没有看他,破天荒有些脸红,用天经地义的语气说道:“徐要饭的!你做我的媳妇!”

    徐凤年朝她伸出大拇指,“技术活儿!本世子殿下,必须赏!”

    白狐儿脸伸了个懒腰,嘴角偷偷翘起,气乎乎道:“可是我的媳妇的媳妇,有点多啊。让我数数看,姜泥,陆丞燕,王初冬,红薯,青鸟,裴南苇,呼延观音……”

    她一直数下去,怎么感觉就没有个尽头?

    某人抬头望天,“咦?好大的一场雪啊!好像跟当年咱们刚遇见的那次,差不多大小。”

    她忍住笑意,也跟着抬起头,轻声感慨道:“是啊。”

    大雪之中。

    比起当年的一把绣冬,一把春雷。

    如今多了一柄凉刀。

    雪中的江湖,以他们而起,又以他们而终。

    善始且善终。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雪中悍刀行最新章节http://www.qqtz.com/xuezhonghandaoxi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逆战艳香迷醉我的贴身校花无敌仙帝在现代恋上小姨子圣王诡刺熊猫人的自我修养混在后宫假太监十三张塔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