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QQTZ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月老志最新章节

第745章 求情

月老志 | 作者:风斯在下 | 更新时间:2016-10-24 16:19:04
推荐阅读:圣力皇决丹鼎艳修录灵鼎武侠世界自由行神农最强反派系统仙路至尊白袍总管混沌剑神魔天记
    萧仙露熟悉永安宫的布局,几个女卫遮拦不住,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满面苦色。

    明钦揣测萧仙露此来的用意,直到丹房的门从外面推开,才睁开眼睛。

    萧仙露俏生生的站在门口,眸光在明钦身上打量,露出几许狐疑之色,见他抬眼望来,才笑吟吟地施了一礼,眼眸流转的道:“仙儿见过楼主。”

    “免礼。”

    明钦瞟了一眼门外的女卫,面上不动声色,“夫人这么急着见我不知有何要事?”

    萧仙露横了他一眼,神情幽怨地道:“你我夫妻一场,没事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

    明钦干咳一声,萧仙露这话不知有几分真假,周围都是楼雪晴的耳目,她可能有所顾忌,不愿吐露真实来意。

    “你们下去吧,我和七夫人有话要谈。”

    明钦让几个女卫退到门外,萧仙露满意的笑了笑,走到床边扭身坐了下来。

    “听说楼主觅到一具新的肉身,仙儿先恭喜你了。”

    正常情况下,明钦的肉身应该会受到星魂之气的操控,萧仙露肯定知道这一层关系。轩辕朗进入明月楼已经有**年,始终达不到公孙疾邪的要求,不能炼化他的魂魄获得新生,明月楼这次出世其实就是有意吸引修行高手前来,物色一具上佳的肉身。

    本来如果公孙疾邪的魂气攻入明钦的肉身,明月楼许多秘事都会一清二楚,但是明钦不敢冒这么大的风险,使用神游镜和金刚法相筑起坚强防卫,将星魂之气拒之门外。

    将来明钦的神魂足够强大,倒可以试着炼化公孙疾邪的残魂,神魂相争本来就是力强者胜,失败的灰飞烟灭,惨遭吞噬,只能留下少许记忆,跟一部小说或笔记没什么两样。

    “先不忙高兴,这具肉身有些特别,控制起来并不那么容易。需要耗费我不少气力,所以我修炼的时候你最好不要进来,因为你见到的不一定会是我,可能会是另外一个人。”

    明钦知道萧仙露把他当成公孙疾邪,干脆将计就计,说不定能问出制伏公孙疾邪的方法。

    “不会吧。”萧仙露讶然道:“神王之面何等厉害,难道有人能抵御得住星魂之气?那个轩辕朗道行不错,还不是任凭摆布。难道这具肉身的主人比轩辕朗还要高明?”

    公孙疾邪这些年少说也换了几十具肉身,甚至有不少道术名家,少则几个月,多则三五年,差不多就精元枯竭,肉身衰朽,轩辕朗要算不错的,只是还无法满足公孙疾邪的需要。

    “不过这样也好,楼主若是炼化了他的魂魄,说不定就能返生为人了。”

    萧仙露微微怔神,也不知是喜是忧,公孙疾邪倘若真能重生,修为会比当初更加厉害,明月楼的均势也会发生变动,后果难以测度。

    明钦悚然一惊,公孙疾邪如若真的攻入他的神魂,将神游镜收为己用,很可能返魂重生,神游镜不比寻常的肉身,金刚法相、星魂之气都是仙道变化,神游镜能容得下金刚法相,应该也能容下星魂之气。

    萧仙露回过神来,嫣然笑道:“今天是仙儿的生辰,我在宫中备下酒宴,不知楼主肯不肯赏脸到我那里坐一坐呢?”

    “夫人寿辰自是应该去的。”

    明钦心说真巧,难道今天刚好是萧仙露的生日?他禀持言多必失的原则,多听少问,真假对他来说并不那么重要。

    走出丹房,已经不见了那个女卫头领,萧仙露心中有数,知道她多半是跑去楼雪晴那里汇告去了。头领不在这里,别的女卫更加不敢阻拦。

    萧仙露的寝宫离永安宫不算太远,院子里种满瑶草碧树,修剪的甚是齐整。

    明月楼的护法大阵形成一个密闭的空间,时间在这里要平缓许多,很有‘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趣味。仙家制作确实非比寻常。

    萧仙露在宫中准备了酒宴,旁边有女乐歌伎,等候两人的到来。

    萧仙露引着明钦走进偏殿,喜气洋洋的道:“两位妹妹,你们看我把谁给请来了。”

    殿里隔着一道圆拱门,两个容貌清丽的女郎坐在宴席上等候,闻声都急忙迎了出来。

    右首的女郎身形高挑纤瘦,好似弱柳拂风,乌发挽了一个凌云髻,一双杏眼微微泛红,似乎刚刚哭过。明钦认得此女是和公孙丹青一起在楼外阻击群豪的水柔风,本是海王寨寨主海刚雄的妻子,现在是明月楼的九夫人。

    左首是一个冰肌玉骨的女道士,穿一袭月白色的道袍,素面朝天,不染点尘,透着一股超逸的仙气。

    “兰萱、柔风见过楼主。”

    “都坐吧,自家人不必多礼。”

    明钦摆了摆手,在主位上坐了下来,萧仙露和兰萱坐在两边,水柔风坐到萧仙露下首。

    这长乐宫是萧仙露和兰萱同住,兰萱是明月楼的八夫人,水柔风便是她救回来的,两人关系甚好,萧仙露过日子,自然要邀请熟络的姐妹热闹一下。

    “柔风,你的气色不太好,莫非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明钦对三女都不熟悉,水柔风倒是见过的,当即若无其事的问了一句,好像很熟络的样子。

    水柔风娇躯微微一震,抬起泛红的眼眸瞥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萧仙露笑道:“人我已经帮你请来了,有什么话两位妹妹可以上紧了说。免得人家过来要人,错失了机会。”

    水柔风微啮粉唇,忽然离开席位屈膝跪到地上。

    明钦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想上前搀扶,转念一想,公孙疾邪不是什么温良君子,看水柔风的模样分明对他甚是惧怕,若是太过仁柔反而不像公孙疾邪的为人。

    萧仙露看明钦无所表示,上前将水柔风弯腰扶起,安慰道:“妹妹你这是做什么,楼主并非不近人情的人,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水柔风轻声一叹,犹豫道:“我想请楼主开恩饶过夏老夫人和海寨主,柔风愿为楼主肝脑涂地,决无二心。”

    明钦微感恍然,这个水柔风倒是有情有义,居然还记挂着她的前夫和婆婆。夏坚冰提到水柔风可是咬牙切齿,颇有微词,两人的关系应该不怎么好,这也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夏坚冰若知道水柔风为她求情,不知作何感想。

    “明月楼素有规矩,放了他们好像不太可能。”

    明钦也想保住风飘尘等人的性命,但站在明月楼的立场上,这些人知道太多机密,肯定不会轻易放人。

    水柔风扑通一声重又跪倒,额头磕得砰砰作响,泣不成声的道:“海寨主他是一时糊涂,夏老夫人也是风烛残年,万不该和楼主为敌,万望楼主网开一面,放过他们这一次吧。”

    兰萱轻哼一声,扯住水柔风的臂膀不让她再磕下去,“妹妹不必求他,这等冷血的人懂得什么情份,况且那夏坚冰、海刚雄对你百般荼毒,落到这步田地,也是他们应得的下场。”

    “姐姐快别这么说。”

    水柔风大吃一惊,兰萱这话没准会激怒‘公孙疾邪’,求情不成,反而会受到牵连。

    明钦呵呵笑道:“放是不能放。我也没说要杀他们呀。你们着急什么。你俩不是来给仙儿祝寿的吗?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

    水柔风和兰萱齐齐一怔,明钦的反应出乎两人的意料,两人来明月楼的时间最晚,跟公孙疾邪接触不多。不过公孙疾邪凶名再外,两女自然不会对他有什么好印象。

    好在公孙疾邪寻不到合适的肉身,夫人的名号有名无实,两女见公孙疾邪不来逼迫,还能图个安稳。

    萧仙露接口笑道:“楼主好不容易到咱们长乐宫来,两位妹妹应该打点精神讨他欢心才是,吵吵闹闹多不成话。大家坐下来慢慢谈吧,照我说,夏夫人母子待柔风妹妹不好,现在大家各奔前程,不相闻问也就是了。妹妹不避嫌疑为他们求情,也算仁至义尽了。允与不允,全在楼主,往后的事你就不要管了。难道你还想返回海王寨不成?”

    “不,不。”水柔风俏脸微红,忙道:“我和海寨主毕竟夫妻一场,两家多年世交,不能见死不救。楼主若能放他们一马,柔风愿终生侍奉楼主,唯命是从。”

    “罢了,本楼主能放他们,自然便能抓他们。量他们回去之处也闹不出什么风浪来。不过此事还得大夫人首肯。”

    明钦自知做不了主,干脆送个顺水人情。

    水柔风见他答允,本来还面露喜色,听到最后不由和萧仙露、兰萱面面相觑。楼雪晴大权独揽,三人在她面前可说不上话,水柔风得到消息已经去求见过楼雪晴,但楼雪晴避而不见,她害怕拖延下去搭救不及,这才和兰萱、萧仙露商议。

    二夫人楚惜诺剑术非凡,和公孙临颖惺惺相惜,三夫人、四夫人份属主仆,五夫人花月蝉和六夫人花月羞是一双姐妹,萧仙露都攀附不上,她和兰萱住在一起,虽然性情相差甚远,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关系还算可以。现在加上水柔风,萧仙露静极思动,也想做点事情。

    萧仙露眼波微转,看着兰萱笑道:“萱仙子,你不是也有事情和楼主谈吗?”

    兰萱淡然一笑,冷哂道:“既然他做不了主,我还是直接去恳求大夫人吧。”

    “什么事啊。”

    明钦也不生气,饶有兴趣地问。

    萧仙露抿嘴笑道:“萱仙子想让你放了轩辕朗,现在有了新的肉身,轩辕朗留着也没什么用处了,不过他知道太多机密,大夫人肯定不会放人的。”

    “轩辕朗?”

    明钦听说轩辕朗风*流成性,莫非他跟兰萱也是一双恋人。

    明钦心头一动,忽然想起穆清绝、云轻素的师傅道号忘忧仙子,单名一个萱字。萧仙露唤兰萱作萱仙子,他原以为是一种恭维的称呼,现在提到轩辕朗,难道兰萱就是天女门的前掌门?萱仙子也在多年前下落不明,穆清绝才继任了掌门之位。

    “萱仙子你还不知道吧。燕重光也困在地宫之中,你想搭救轩辕朗,不知道这个燕重光要不要救?”

    “燕重光?他怎么也来了?”

    兰萱脸色微变,燕重光、轩辕朗同为天汉三杰,青牛派的后起之秀,兰萱比两人年长不了几岁,但她是天女门的掌门,辈份要高一些。当初她来海外寻一件东西,适逢七海大比,天道盛会,高手云集,自然不容错过。

    兰萱在天道会偶遇天汉三杰,一同征剿明月楼,她和轩辕朗都失手被擒。楼雪晴见她修为不俗,留在楼中做了八夫人。燕重光、檀照邦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兰萱以为两人都已经遇害,想不到多年以后燕重光居然再度找到明月楼来。

    燕重光和轩辕朗修为相当,这次没有被公孙疾邪选作肉身,真是万幸的事。

    兰萱生出一种无力之感,叹口气道:“这两人都是我的师侄,我自然想救他们。楼主和大夫人难道会放过他们吗?”

    明钦哑然失笑,想不到兰萱真的是穆清绝的师傅忘忧仙子,这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看她气宇高华、清新脱俗,宛若三十许人,认真算起来,可是明钦的师祖了。想想都觉得好笑。

    明钦戴着黄金面罩,予人一种冰冷可怕的印象,兰萱看不到他的表情,以为他暗中嘲笑,不由心生嗔怒,拂袖而起,“仙儿,柔光,我身子不太舒服,先回去休息了。”

    萧仙露苦笑道:“楼主稍坐。我去送送仙子。”

    兰萱虽然不得已留在明月楼,却是不肯降志辱身的人。平时闭门谢客,和别人几乎没什么来往。她知道让‘公孙疾邪’放过轩辕朗、燕重光没什么可能,便不愿浪费唇舌,更不会像水柔风那样苦苦哀求。

    像兰萱这样的修行者几乎到了百病不生的地步,哪里会身体不舒服,她说出这种籍口简直把别人当作傻子,萧仙露熟知她的脾气,也没办法跟她认真。(未完待续。)
月老志最新章节http://www.qqtz.com/yuelaozh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圣力皇决丹鼎艳修录武侠世界自由行最强反派系统白袍总管宿敌,浮生,情混沌剑神混沌至尊诀六欲仙缘大圣传